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un的博客

 
 
 

日志

 
 

易經 胡兰成  

2007-04-14 10:3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易經

◎胡兰成

  西洋人每言世界上有二部最偉大的書,歐幾里德的幾何學「原論」與基督教

的聖經。但是還有易經更在其上。印度有梨俱吠陀,但也不及易經。日本是有古

事記。然而世界上所有基礎學問,連同宗教,皆可被收在易經的體系內,始能各

明其性情,各知其所由與所正,即如數學史上有關數學的本質的論爭,物理學上

波爾他們對於愛因斯坦的絕對因果性說的論爭,阪田昌一與武谷三男他們對於湯

川秀樹的物理學的限界說與素粒子不可分割說的異議,皆可得結案。

  易經的八卦,是新石器文明的思想上的成就。

  新石器時代發明了數學、物理學、天文與音樂。然而新石器時代的凡此發明

,與人世的新建設,都把來說明其所以然之故,作成一個理論體系化的思想的,

則是八卦。八卦非其他古文明國所能有,而是漢民族的獨自發明。新石器文明的

數學、物理學、天文、音樂等,至今不能有可以代替之或與之匹敵的發明,惟沿

用之而加以施展。新石器文明的思想的結晶八卦,亦是萬古沿用,至今不能有可

以代替之或與之匹敵的發明。

  從阿瑙與蘇撒地域新石器文明出身的幾個民族,惟獨漢民族一直健康地發展

,如美索波達米亞那邊已出現了奴隸社會,而中國則是唐虞夏商周的禮樂人世。

八卦是漢民族來到黃河流域之後不久就發明的,時代已是新石器文明的後期了。

後來進入了唐虞與夏商周三代,發展到世界銅器時代的最高峰。井田制度在美索

波達米亞與印度尚是雛型就萎縮了,惟獨在中國至周末為止繼續發展了三千年。

而易經亦於其間由當初的八卦更演繹為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有卦象、爻辭

、文言,至孔子加以繫辭而大備了。

  易經的內容,是說明大自然的法則,及與之合一的人世法則,及占卜,且把

占卜來理論學問化了。

  先年我參詣過日本伊勢神宮的新嘗祭,祭儀在神宮境內星光下露地行之,有

天皇的敕使,祭儀將終時乃占,是占的歲時與國運,只覺其甚是肅穆。然則占是

祭之一儀。其後讀印度的吠陀,想像婆羅門的祭儀,如梨俱吠陀是重在頌唱梵,

亦即是讚美大自然的所以然,有知性的感激歡喜。而易經則是把祭儀中的占與頌

合在一起了,那就是八卦。八卦是為了占卜,而亦是為說明大自然之理。宋儒程

頤說易,不重占卜,而朱熹云易是占卜之書,蓋兩有所未達,不如漢魏隋唐人之

說易,於古為近。

                 二

  八卦是一個造形。這裏使人起佛教坐禪時的雙手結印,印度舞者的手指的幾

個姿勢,可比八卦,可比幾何學的五條公理,那都是說明大自然與修行的造形。

以手指為造形亦可有無窮的深意,但是不能演繹。幾何學可以演繹,然而其五條

公理(結合、順序、合同、平行、連續)各歸各,彼此之間的統一原因付於未知

,這就不如八卦了。八卦是把凡此皆統一於陰陽變化之理。數學與佛手結印,各

不相統,而八卦的陰陽變化則可統一包括數學與結印等在內的萬物之理。

  古代美索波達米亞人與印度人等亦曾有過「無」的觀念。而且陰陽觀念的萌

芽在他們那邊亦似乎有過,但是未及抽葉含苞就萎縮死了。而因不知陰陽變化之

故,他們後來連「無」亦忘失了。惟獨漢民族悟得了陰陽變化之理,溯其由來為

太極,究其所之為八卦,以至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於是有位有時,有幸運

,有循環,大自然的五基本法則俱備了。

  卦爻之理最易見的是中國在數學上的發明。

  數學史上,除了幾何學是與希臘共有之外,零是中國發明的,負數也是中國

發明的。數字的符號化與檔位化,以及代數學與比例,都是中國發明,後來經過

印度人與阿拉伯人纔傳到西洋的。零是因於太極纔能有的發想。負數是因於剝卦

的陽消陰長而來的,數字符號是因於卦爻的符號化而來的,記數法的檔位化是因

於爻的位而來的發想。算盤的發想亦然。代數原來的名稱是天元術,其妙處就在

於位。位的妙用就有這樣的不可思議,數學上有一條C+B+A不等於A+B+C定理。

  卦的陰陽爻位,豈止於在數學上收了發明之效,人世的朝廷與萬民之位,亦

皆從此出。

  中國文明的人世,自有其與西洋的社會組織不同的秩序,那就是三綱五常。

三綱五常的發明是與其在數學上的發明一般因於爻位的陰陽之理。三綱,君為臣

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皆是陰陽之位的歷然無疑。五常則是陰陽之位的演繹

遂行。幾何學有五條公理,萬物有五行,人世有五常,君臣有義,父子有恩,兄

弟有序,夫婦有別,朋友有信。

  還有萬物之位。

  中國文明的建築、製器、書畫的疏密配置,與音樂的調子的雲狀舒卷,皆是

因於卦爻的陰陽之位。這種物質的與藝術的造形,與數學上的發明,與人世秩序

的生成,三者的統一場是這個位。

  器物的造形,在物理學者看來是技術科學的事情。自希臘以來,數學者不喜

機械,現在也是數學者岡潔不喜物理學,物理學者湯川秀樹不喜技術科學。但我

以為此是三者不得一個共同的統一場之故。若以卦爻陰陽為統一場,則技術科學

亦可有清儉的美德。易經裏的器物造形即皆是因於卦爻。其略云:

  伏羲氏作結繩而為網罟,以佃以漁,蓋取諸離。神農氏更斲木為耜,揉木篇

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蓋取諸益。黃帝堯舜,垂衣裳而天下治,蓋取諸乾坤

。刳木為舟,剡木為楫,舟楫之利,以濟不通,致遠以利天下,蓋取諸渙。斷木

為杵,掘地為白,白杵之利,萬民以濟,蓋取諸小過。弦木為弧,剡木為矢,弧

矢之利,以威天下,蓋取諸睽。

  這一段話,我以前讀了不喜,以為是穿鑿附會,西洋人不去比附卦爻,亦能

造舟車這些。但現再讀,纔知其真是說得好。

  原來我們今日的宮室舟車耒耜衣裳等的造形,都是新石器時代就創始了的。

後人惟把動力來改變了,創制的能力大不如昔人。雖有新添的東西,不過是飛機

與電器這些,在造形的創造性上,並不及當初的發明宮室舟車耒耜衣裳等。當初

新石器文明創制宮室、舟車、耒耜、衣裳等的發想,果然是從大自然的陰陽時空

(易經是稱之為卦爻)的感覺而纔有的。現在因為不知這個,把人家的建築物、

衣裳與用具等的樣子都惡化了。飛機與電燈電視等造形缺乏情意,其於人類文明

史上其實尚不過是插話,今人亦不是對此無感覺,而稱技術科學為必要的惡。要

想解決這裏的問題,開出新路,惟有先來重新把器具的造形從大自然的陰陽時空

來發想,這樣的造形就意思有餘,意思有餘就可以不貪物量之多了。現在只貪物

量多,並非物質上真有這樣的必要,而是因為造的東西皆情意上貧薄得沒有餘裕

之故。

                 三

  器物的造形要有位(有限空間而同時是無限空間),還要有時義(易經稱時

為時義,是相對性的時間同時又是絕對時間)。時義與位皆是因於陰陽的變化,

故兩者可以統一。物理學上的相對論亦講時空與物體與運動的統一,但那只是物

質的現象的記述,不可以為文明的東西的造形。愛因斯坦晚年雖主張自然界有絕

對,然而他得不到理論上的根據,所以惟有歸之於神。若知易經之以陰陽變化為

萬物的統一場,即時空可是一而同時是二,可是相對性的而同時又是絕對性的,

要這樣纔可以為文明的制度器物的造形。

  空間的好玩在於際。時間的好玩在於機。

  但要說明一個際字,非把空間稱為位不可,中國向來是人家的垣籬亦呈短垣

疏籬,乃至國土的境界線亦似有似無,畫家與陶工便是注意物體與外界之際的線

。不但外邊的境界線,內裏亦處處皆是像這樣似有似無的境界線。處處與大自然

相際,而與之呼吸光陰相往來,並不隔絕,此即是位;位是物之存在自身的無限

意思。中國是古來天子之位與萬民之際亦如此。

  而時機的時亦是要說時義纔好。時間是沒有機的,要時義纔是有機。機是萬

物之動的機兆。而時空為一,故時義之機因於物之位而顯。易經之說幾(機),

皆就卦爻之位而說之。而因為有機,萬物之位遂亦變得新鮮活潑了。機是在於陰

陽。看故宮博物院的銅器與陶器的造形,皆有現代的感覺,即因其有陰陽變化之

機。

  如今的社會人只知條件,他們講的機會與時機的機亦其實只是條件。機是在

於陰陽之氣之動,而條件則只是物質的。對於機是要靠感覺,而對於條件則只要

蒐集並處理情報,用電子計算機亦可就這些條件判斷形勢。但現在最不明白天下

大勢的是美國人與蘇俄共產黨。西洋史上,羅馬帝國一旦被毀滅於僅僅數萬野蠻

民族的入侵,事後就當時的條件來解說,是到底亦不能解說得確切的。

  中國的事情是,歷朝天下大亂,革命之興,其間皆有天數。此是觀察時勢最

精微的方法,但不能用電子計算機而是要用易經的卜筮,尤其是筮。因為類似以

甲骨為卜的,古代埃及等亦有之,而筮占以數與卦爻,則是知性的,此惟中國獨

有。

  數的說明以易經的為最好,「物生而有象,滋而後有數。」先年偕保田、梅

田、岡潔遊高野山泊溫泉旅館,翌晨岡潔先生應梅田之請為寫小軸,句子是「數

是物之量之景」,這景字可釋作影,亦可釋作光,我不覺歎服。

  西洋自希臘以來數是純粹抽象的,因此以數學來對處現實世界的有象的東西

,便不得絕對精密。中國人卻把數看作有象(或者該用景字)的,如此就與現世

界的有象的東西可以相契合。中國人也是用的數學,卻可以得到絕對精密,一是

於器物的造形,而又則見於革命者的因於天數以乘時啟運,不差毫釐。

  易經裏有句最是厲害的話,「感而遂通天下之故」。西洋人把數學用於現實

世界的東西的造形與處理情報,是像對待電子計算機一樣地,把些物質的事務性

的諸條件作成命題寫在卡片裏,叫它計算;而中國的則是感得了事物背後的陰陽

變化之機,然後用數學把它來算,故能是數字與物質的現實世界相遊戲。

  日本東京銀座,大公司的遊覽場有電子計算機占卜,青年男女問戀愛,問入

學考試與就職考試。但那是連對於未知的意味亦沒有了。數學的好玩,就在於它

是對著未知,可是今人把這來忘了。又如數之纚可以延至無窮,但是這樣觀念論

的數又有何意思?數也要使用時它纔從物象現出來,纔是熱鬧新鮮,其餘則讓它

隱在未知中為好。

  易經的數,是陰陽成象,在卦爻的位與時義裏現出來,數學自身即是創造的

,故可以與物質的現實世界遊戲,而不止是其記錄。數學的真正創造性,寧是在

於卦爻之占。

                 四

  八卦與數學的方程式不同。數學的方程式是記錄的宇宙現象之理,而八卦則

每卦三爻,初爻表示地,中爻表示人,上爻表示天,天地人三才,中間多了個人

,即是多了個未知了。

  譬如以數學的多變數關數,是怎樣亦不能精密計算自然界的縞模樣,如池冰

的綾紋,雲霞的舒卷的所以然的。而卦爻的承、乘、比、應,則一下子說明了凡

此自然界的縞模樣的所以然之故,而且可以創造之。創造並非把自然的縞模樣來

再現,而是創造與之不同的種種造形,如宮室的建築,器皿、衣裳等制度,文章

與書畫的體裁與氣勢,皆可以如池冰的漣漪之綾紋,與雲霞的散綺飛彩。這便是

因為數學的方程式裡沒有人的因素,而卦爻裡則有人的因素。所以說易經纔真是

創造性的,易經的天地人三才是漢文明的總說明。

  有日本婦人與我說起她未出嫁時過的光陰。她娘家姓石川,是新瀉縣的地主

,母親是名箏師,但她驕慣了不聽大人的說話。她從小亦跟母親學箏,及年十八

,藝已在門人中第一。大東亞戰爭中新瀉縣開催她母女的箏會,專為慰勞出征軍

人。母親事先央求女兒說,「今天要乖乖的呢」。但是母親既這樣說了,她就偏

不乖。

  二人搭檔彈箏,一為仕手,一為連手。一個帶頭一個跟,但不是彈的同一音

句,亦不是像西洋樂器合奏的複音,卻是連手亦有其分明的個性,恰如小孩子在

路上順從地跟在大人後面走,並非亦步亦趨,卻是一面仍去顧閑野,摘路旁的花

草玩耍,又掉後了,又跳跳蹦蹦的跟上。但是她這天與母親彈箏,做女兒的遠比

這小孩子更頑皮。

  這天是母女上了大會場的舞臺上,母親為仕手女兒為連手,母親為主她為從

。可是彈彈她橫堵裏自管自彈去了,這時母親聲色不動,即刻倒轉跟了她而彈,

不到一晌,卻忽然如鷂鷹的翅膀一搧,掠了開去,這使她一驚,不覺地又跟著母

親彈去了。但是彈彈她忽又故意地如馬失前蹄,不料母親也如接墜鳶的即刻把牠

接起。

  如此一回又一回,忽而主從順行,忽而主從易位,仕手權充連手,連手做了

仕手,而接著又翻回來,真是變化多極了。她道:我為女兒時就是這樣的惡戲,

而我母親真是不愧為新瀉第一有名的箏師。是日本在大會母女彈箏曲終,聽眾中

有知音者趨前致敬,再三歎賞,以為得未曾有,說道,那都是要失敗了的而不失

敗,反而都成為好。

  以前我聽學者說東洋文明是天人合一云云,只覺其沒有新意,今番卻是聽了

一婦人之言,使我頓開茅塞。原來易經裏說的天地人三才,人之與天地就如彈箏

的連手與仕手。乾卦文言,夫大人者,「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是可

以有這樣好的解說的。

  雖說天地人三才,對手實只是人與天,因為天與人皆是講發動,而地則是天

與人所發動的成就造形之資。但是人對於天,怎麼可以這樣的又順從又頑皮呢?

因為天只是對地而言的天,與地皆在大自然之中,所以天亦是因於大自然的法則

的,而人自從新石器時代豁然悟得了大自然的法則以來,他就可以與天是兄弟行

了。人有時可以走在天的前頭,直接從大自然的法則來做起發明,如數學、音樂

、輪、與文字的發明,就是越過了天的。在這樣的場合,是天亦跟了來,變得天

來聽從你,像彈箏的仕手倒反順著連手。但大體還是天為仕手,人為連手,人依

從天的時候多,因為造形要取資於地,通過天則得方便。

  釋迦亦是悟到了人若直通於自然法則,則可以越過天,所以他說「天上地下

,惟我獨尊。」他不知有時候亦要依從天。但這是因為他不講造形。釋迦稱為法

海的自然,其實是究極的自然。他若知還要有陰陽變化,他亦要有時則「後天而

奉天時」了。

  惟有西洋人對這裏所說的道理完全一竅不通。他們是服從神的旨意而要征服

自然。他們的神與他們皆是在自然之外。但自然豈是可被征服的,亦不可能被破

壞。他們之所為,只是破壞了他們自身的存在的局所場,所謂自然環境者而已。

  但是不單西洋人,釋迦亦不知人之與天可以有如彈箏的仕手與連手的活潑喜

樂。

  彈箏的仕手與連手的譬喻,可以說明中國文明的動的方面的諸題目。如英雄

與時勢,亦是連手與仕手。又如男女之際,是男人為仕手,女人為連手,兩人要

像偶舞的若引若拒,將從將違,甚至有吵架不樂,但亦還是喜氣的,是活潑的夫

唱婦隨。乃至打天下,如漢高祖的好狎侮人,亦是像彈箏的仕手與連手的相頑皮

好玩。連手固然可以帶幾分反逆,仕手亦不是只管照顧連手,漢高祖是對於一代

的人們他為仕手,而好狎侮連手。

  漢高祖劉邦是乃至他與項羽爭天下,亦如彈箏的仕手與連手。不過對項羽是

他做了連手。這樣的英雄之相與,在日本的近代史上是有勝海舟與西鄉隆盛。幕

府側的勝海舟與來討伐的官軍側的西鄉會談德川將軍引退,江戶開城的問題,那

兩人就像是彈箏的仕手與連手。

  中國人是祭祀天地與名山大川,朝覲會同,底子皆是平人的賓主之禮,亦即

是有著仕手與連手的那份風光。凡此皆來自人與天地為三才的自覺。

  乃至中國的與日本的宮室、器皿、衣裳、文章書畫的,以及音樂的曲調的造

形,其體勢之相映帶,與點線音律之排比相與,亦如偶舞,兩兩如彈箏的仕手與

連手之相引相離,所以生動。詩經講宮室如企如翼,日本女人行動時其身上和服

的線條的活潑變化,皆因於此。如仕手與連手的造形的體勢與點線,是狎侮與照

顧同行,順從與反逆相互,時而見得非對稱、不協和。所以雖靜物亦是活的,處

處面對著未知。這裏乃使人想起占卜。

  易經乾坤定位,萬物皆有位有時,可說是絕對安定。乾卦的卦辭,元、亨、

利、貞,又是歷史的絕對可信,能知無與有,即人生今世決不曾是幻妄敝惡的了

。但亦因於這無與有的陰陽變化,處處都開向著未知,處處都是生死成敗之機,

連是非善惡亦都是疑問,若要占卜,何時都該卜一卜。文明是人類當初渡洪水時

覺悟出來的,至今文明的東西亦何時都有著渡洪水時的危險與絕望,可說整個是

占卜性的。但是不卜也罷了。易經的卜卦,是凡好卦都有其不可安心之爻,而凡

不好的卦,天都有可以轉機的爻。這裏的骨子仍是在於每卦天地人三爻,有了人

的因素在內,遂一切不可逆轉的亦皆是可以逆轉的了。譬如說,困難是損害志氣

的,而易經的困卦卻說:「困,君子以遂志」。這並非所謂征服困難,而是對困

難也發生了歡喜。凡好事情都是從災患纔生出來的,如因雨雪而發明了傘笠,有

了傘笠乃是可以與雨雪遊戲了。

  卦爻又有云,履虎尾亦有行不得,亦有可以行得。易經是一部教人動的書,

與佛經主靜,恰好相反。西洋人亦講動,但其運動論惟是因於力學。西洋人與印

度人不知陰陽變化之機,是故其靜其動,兩俱敗缺。而易經則要看是什麼卦爻,

亦有可以「動乎險中,大亨貞」的,這真給了革命者很大的激勵。辛亥革命便是

易經的好說明。

  孔子的真本領是在其作易繫辭,所以為大聖,而後世最不善讀易的儒者,還

不如禪僧識得機鋒,但禪僧是單憑直感,他們哪裏知道易經雖亦是以感,但還要

有卦爻來說明。

  歷史是有大信,而現前的天下事隨時皆在可成可敗的臨界。英雄豪傑自有立

志,但他所做的事與他所過的日子一直都在七花八裂、喪失性命的邊沿,前途整

個是占卜性的。但是占卜不占卜,你都只有一個覺悟,即你要承認事情就是這樣

的,你也自己喜歡如此。孔子疾,門人欲為之禱,子曰「丘之禱久矣」,這禱與

不禱的話與占卜不占卜是一個覺悟。而這是真的說明了易經的占卜。易經的占卜

總是教你人生有著餘裕,世事變化還多著呢。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